丽江的“纳西牛仔”——马帮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8-11-20 14:11:40进入社区来源:中国丽江网

  马帮作为运输工具是经济交流的主要载体也是“马帮时代”对外交流的载体,几乎所有外出求学的学生,外出办事的人员都依赖于马帮,甚至科学考察.文化交流等,都是借助于马帮的活动而完成的。当年盘桓丽江达27年之久的洛克,他的所有活动几乎也是考马帮来完成是。美国著名作家埃德加.斯诺在跟随洛客马帮走过以段过程之后写到:这种生活确有一种乐趣,现在我才理解了洛 客对这种生活的热爱。率领着自己 的马帮,享受着一种特殊的激动人心的责任感,因为你对你的手下人和 自己的生命要负责任。日出一个 小时之前出发,在朦胧的朝雾中骑马前进,徒步爬出,爬的你四肢筋疲力尽,在日落时分到达一个从未见过的河谷,不知道晚上有什么样的房间里铺床睡觉。这些都时最简单的原始需要,但满足这些需要后所得到的兴奋和激动,都是那些常年居住在城市里,只和大马路打交道的人永远感受不到的。

  这种被后人称之为“马帮文化”的东西,其内容显然复杂的多,而纳西人以一句“赶马三年,贼气三分”概括他们的与众不同。他们是孤独的旅行者,无论春夏秋冬,无论刮风下雨,一路上要克服高山峡谷.急流险滩的险阻,有时过溜索,有时涉渡口,有时过冰坂雪原,有时还得准备反击武装强盗的袭击。他们是纳西族的“牛仔”,是一些敢作敢为,天不怕,地不怕的好汉.侠客与冒险家。1924年,洛客从丽江到木里,就见识了纳西牛仔的“贼气”。在他快到木里之时:一个20人的马队突然出现我们面前,一人一匹马…….一个喇嘛拦住我们,粗暴地问我们从何处来,到何处去。我们的人还来不及回答,这喇嘛便挥手叫我们站朝一边,让他们先过,还说木里王的弟弟随后就到。我们的纳西随从也不甘示弱:“你给我滚开,木里王的贵宾就在我们后面”。我加入了这个场“礼尚往来”的冲突,带 着威胁口吻教训了那个喇嘛一顿。喇嘛伸出舌头,表示害怕,伸出大拇指,表示夸奖。

  而在永宁活佛罗桑益世的传记中却向我们讲述了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摩梭人马锅头阿偏初的故事。那是在活佛进藏时发生在德钦澜沧江边的故事:当我们到桥边时,从江边走来四个 穿藏装的人,他们腰插藏刀,肩挎手枪,还背着两支大枪,与我们紧隔十多公尺。他们粗声问:“你们是哪里人?到哪里去”?我们三个装着听不见不作回答。几秒钟后,其中一个恶狠狠地向我“呸”地吐了一口唾沫,然后说:“你们不说也知道,你们是永宁马帮,为什么连说话的 胆子都没有?狗一样的还敢出远门”?阿偏初并非是初进西藏的马锅头,他早已在永宁.乡城.木里.芒康一带出名的永宁总管马锅头,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摩梭人。他独自一人走到四人跟前,拨出十响枪,指着哪个骂人的 人鼻子,以牙还牙的高声骂道:“你们几个十什么人?敢在老子头上耍威风,我是你爷爷。走,找你们的主子去讲理”……。当双方一触即发的时候,从对方帐蓬中走出一个丽江纳西商人杨家泽,与罗桑益世的哥哥阿少云相识,从 中调解,才“摆平”了这场冲突。

  茶马古道及其“马帮文化”(如果可以这样称呼的话)对丽江及其纳西族的历史文化有着不可低估的影响作用。但目前这方面的研究尚不充分,难以作出令人满意的 结论。正如顾彼得说:

  印度与中国之间这场讯猛发展的马帮运输识多么广阔而史无前例,但是认识它的重要性的人极少。那是独一无二非常壮观的景象。对它还缺少完整的描述,但它将作为人类的一个伟大冒险二永远铭记在我心中。此外它非常令人信服地向世界表明,即使所有现代的交通运输手段被某种原子灾难毁灭,这可怜的马,人类的老朋友,随时准备好在分散的人民和国家间又形成了新的纽带。

编辑:黛琳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