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大理城的城池和街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8-11-19 16:54:06进入社区

  清代对大理城屡有修葺,规模较大的一次是在康熙三十一年(1692)。当时提督诺穆图命大理地方官员尽快修复毁圮的学校和城池,尤其是四座门楼的重建。在经费不足的情况下,诺穆图带头捐出自己的薪俸,许多官员和衙署也积极捐资,终于使得大理城四座巍峨的门楼在“民无所扰”的情况下恢复了。据当时太和知县张泰交的记载,四座门楼“飞甍轩翥,杰栋嵯峨”,巍巍壮观。清代大理城的其他部分与明大理城相近,城墙仍然是砖表石裹,高二丈四尺。其上有敌楼15座,垛口1480个。其外侧的护城壕宽四丈,深8尺。除了东门改名“永清”,西门改名“永镇”外,一切都与明朝大理城相同。后来,南门又名“双鹤”,北门名“三塔”,东门名“洱海”,西门名“苍山”。

  在清代,有记载表明当时大理城内的街区规划非常明确,主要由南北纵向大街5条和东西横向大街7条井字型相交,将全城分隔成67条大小不等的街巷和若干个小区。这种布局形式大多延续到现代。当时,最重要的大街仍然是南北城门间的大道,全长约l 500米。只不过,大街已经被分隔成8段,从南到北依次是南门街(后来叫双鹤街,以下括号内皆如此)、鼓楼街(五华街)、卫市南(华丰街)、银行街(崇文街)、四牌坊南(来远街)、四牌坊北(报武街)、鱼市口北(崇仁街)和北门街(万安街)。

  从城市规划的角度看,在大约只有2.25平方公里的大理城内,清朝对街、巷、坊的划分不够成熟,有时过于细碎,反而带来不便。比如,“街”通常是主干道,较长、较宽;“巷”和“坊”通常是一些小街,较窄、较短;“坊”更多地用于指一块居住区域等等。但从今天保留下来的街区形式看,我们会发现许多名之为“街”的地方只不过是一条几十米长的小巷。由于把一条不长的街道划分得过于细碎,给人们,尤其是外来人带来一些不必要的烦琐。

  当然,清代给街巷命名,是清人城市规划水平不断提高的一个表现。一般说来,街道最早的名称常常来源于约定俗成的叫法,通常以方位(如四牌坊南)、行业(鱼市口)、地处(南门街)特点等来命名。一旦街道名称脱离早期的自然形态,人们赋予它一些文化的、政治的含义以后,常常标志着城市又“长大”了。像上面括号内的街名是民国初年大理志书中记载的名称,谓之“今名”,而括号外的街名是原来的街名,为“旧名”。虽然我们无法确定“今名”是否就是民国以后才开始使用的名称,而“旧名”究竟始于何时,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大理城的街区正在走向成熟。

  随城市的发展,大理城的街区有了明显的功能分区,这从街巷的名称、衙署的地处等可以看出。总体说来,当时大理城的区位是南重北轻,西重东轻。大理城的北部多是手工业者、小商贩居住的地方,而南部多是有政治和经济地位的人活动的区域。

  大理城的西北角有鱼市口、卖鸡巷等;东北角多是各色手工业者、匠人和小商贩居住的地方,有打铁街、金箔街、打铜街、卖糖巷、屠羊巷、鱼市口、晓街子,这说明当时大理城的手工业者的生产和销售具有一定的规模,因而行业之间形成聚集。

  在以西门向东一线为界,城南主要是大理城政治、军事和文化区域。大理府衙门、提督署、文庙、武庙、城隍庙、演武厅等都分布在城的南部。

  因为大理自然地势是西高东低,为了形象地体现官衙高于民宅、体现孔子和关公的崇高地位,政治文化军事建筑大多建在城的西边,而民宅就主要在东边了。比如,城的西北有大理试院,规模较大,仅坐号就可以容生童数百人。因为清朝曾经规定总督每三年要巡阅滇西一带,所以当总督驻节大理时,又以试院为行台,地位很高。另外,西门内又有大理府署、太和县署、兵备道署;像清代西南有察院街、萧祠街、兴福寺等等,这些也可以说明大理城市功能分区的问题。

  大理城商业继续发展,主要是集中在南北城门一线,这种局面一直延续至今。在清朝,从南门“双鹤门”至北门“安远门”问的大街,除了鳞次栉比的店铺外,还有各种小市,逐日贸易,率以为常。还有菜市等,就在鼓楼北面,显然,大街一线的确是商贾辐辏,货物流通,相当繁盛的地段。

编辑:黛琳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