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古城与文明起源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8-11-19 16:09:43进入社区来源:九游网

  抚仙湖水下探秘所揭示的水下古城,为我们了解上古时代云南地区的文化面貌提供了初步的材料,对我们探索中国文明起源提供了新的思路。

  抚仙湖与滇池犹如一对明珠,镶嵌在古滇国的中心区域。抚仙湖水下古城面积达2.4平方公里,超过了汉代国都的(面积1—1.2平方公里)的规模。不论它的主人是谁,这都是一个不可低估的文明。

  目前已发现,水下可测量的成规模的建筑体有将近30个,全部是用加工过的石材建造的。一个残高19米的台式建筑体,有五级台阶,底部宽63米,第二层宽48米,第三、四层已毁坏,第五层宽27米。大台阶之间有小台阶相连,第一层大台阶有笔直的小台阶直达顶部。另一个高16米的台式建筑体有三层,底部宽60米,第二层32米,顶层宽18米。水下的台式和圆形建筑在已出土的滇国青铜器、青铜扣饰上有一模一样的图案,说明当时滇国人对这样的建筑是熟悉的,它们并不遥远,而且在人们的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

  它们是怎样沉入水下的,暂不讨论。在滇国时代,它们肯定曾经在陆地上,作为政治、宗教、娱乐等的活动场所。至于古代的人们这样搬运、加工、堆砌如此沉重的石头,也无法知道。

  台式建筑与埃及最早的阶梯金字塔和美洲印第安人的金字塔非常相似。台阶上刻有图案、图形和符号,与美洲印第安人的金字塔是一致的。《山海经》记载了中国远古时代有轩辕之台、共工之台、帝喾台、帝丹朱台等四方形建筑,“隅有一蛇”,“射者不敢北(西……)向”。水下的台式建筑显然就是“台”,也就是金字塔。

  水下两座台式建筑间,有一条长300米、宽7米的街道。它们的格局与与墨西哥托尔蒂克人的特奥蒂瓦坎有相似之处。特奥蒂瓦坎的建设年代是在公元900-1000年,一条纵贯南北的“死亡大街”(阿斯特克人给它起的名字)宽40米,长3公里。东边的太阳金字塔占地面积为222×265平方米,比埃及的胡夫金字塔还大。大街北端的月亮金字塔塔基为150×200平方米。凯察尔科特尔神庙的角上刻着羽蛇。……抚仙湖水下古城的年代还不能断定,按最晚属于战国时代,也比特奥蒂瓦坎的建设年代早1000多年,规模虽小,但工程的艰巨与技艺的精湛是毫不逊色的。

  从水下古城,我们能够更客观地认识古人的智慧,全面地考察中国文明的起源问题。不要总是把中国文明与黄河流域的文明划上等号。中华民族是一个多元的统一的整体,无论是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还是各个历史时期的文化,都是互相依存、不可分割的共同体。滇国的主要民族有僰、叟、昆明、僚、濮等许多古民族。僰是今天的白族,叟是今天的彝族……从语言学和基因研究得知,藏缅语族的民族祖先与华夏族——汉族关系最密切,伏羲、神农、轩辕、大禹……都是出自藏缅语族的民族——古羌人。彝族保存的古文化,如十月太阳历、虎崇拜、古彝文等,对探索中国上古史,探索中国文明的起源,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对于原离中原的地区,学术界给予的关注还不够。西南地区,包括云南会是中国上古文明的中心吗?远古的人们活动的范围是相当广大的,水下古城的台式建筑与中美洲金字可能有相同的渊源,并不奇怪。

  我们面对水下古城,需要展开更深入更广泛的调查和研究,在更广阔的视野内考察中国各地、各个民族的历史文化,实现不同地区的协调发展,增进各民族间的理解与手足情谊。

编辑:陈橙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