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霞客二探珠江源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8-11-19 15:33:45进入社区来源:云南在线

  孕育了南国大江之源的滇东高原,在亿万年前曾经无数次地沧海变桑田,至少在八千万年前海水退去,地壳隆起形成了今日地形地貌的基本构局,到了距今三百万年的时候,则完全形成了今时的地形地貌。这也就是说,珠江及其源头的形成已经有三百万年了。那时的人类是个什么样的情形,我们无法知道;而三百万年前的古人类对珠江及其源头又有个什么样的说法,我们同样不得而知;就是到了170万年前的“元谋人”时代,想必人类还没有进化到清楚地认识大自然的程度;就是人类进化到了有语言、文字的五千年前,翻遍所有典籍,也不见有关珠江源的记载。我国最早记载山川河流的地理著作《山海经》中同样没有珠江源的记载,到了北魏郦道元所著的《水经注》,才出现了“温水”的记载(温水即今南盘江),但是也没有温水起源于何处的记载。

  古人不是没有追寻山脉江源的概念,而是因为山脉的紊乱以及江河的纷杂交错,由于科学技术还达不到弄清这一切的程度。历代征伐西南夷的将帅们知道云南的山势险峻,江河湍激,但却不知道它们源于何处,甚至历代帝王都深知群蛮盘踞的云南山高路险而告诫征伐者谨慎行事。当然也不乏有人想探索珠江的发源地,但却没有什么成果。

  明代末期,江苏江阴出了一位终身不愿人仕而把毕生精力献给祖国大好河山的先生,过位先生踏遍江南、华北、华南、西南十九省,勘查山势来脉,追溯大江源头,做古人未做过的事业。这位先生姓徐,名弘祖,字振之,号霞客。徐弘祖生于明万历年十四年(1586年),22岁起踏上考察山川河流的万里征途。先生是于明祟祯九年(1636年)从江阴出发,沿途考察了浙江、福建、广东、广西的山川河流、民风民情;从广西南丹进入贵州独山、都匀、平越(福泉)卫、新添(贵定)卫、龙里卫到达贵州(贵阳)。在贵州途中,一个湖南靖州(今靖县)人,名叫王贵,以人多顺便为由跟随先生,但他在路途中经常显德傲慢,并以凳子伤了先生的脚,先生令其不要跟随,王贵又表示悔过,先生只好仍将其留在身边。在从平坝出发后的途中,王贵丧尽天良的将先生藏于盐筒中的路资劫之而去,先生既气愤又无奈。先生沿东行古道经普定(今安顺)、安庄(镇宁)卫渡北盘江达安南(晴隆)卫,进而到普安州(今盘县)亦资孔驿,以至滇黔交界处。先生于祟祯十一年(1638年)三月初七日从广西南丹进贵州,至五月初九日到达滇黔边境的亦资孔驿,历时两个月纵贯贵州全境,途中两次遭劫。

  先生的“黔游日记二”止于亦资孔,往下就进入闻名古今的“滇南胜境”关了。然而,十分遗憾的是先生从亦资孔至平夷(富源)、交水(沾益)、越州、陆良、嵩明、云南(昆明)府、呈贡、晋宁、江川、通海、临安(建水)、阿迷(开远)、弥勒间三个多月的“滇游日记一”被散佚;对于先生第一次入交水城考察南盘江的情况我们再也无法得知,这对于先生的大作而言是个巨大损失,对于“入滇第一州”、珠江发源地沾益来说,更是一件十分遗憾的事情,无可奈何也。但还算幸运的是,从先生的“盘江考”以及游记中其他篇章还可搜索到他第一次人交水城有关事情的星星点点。

  先生第一次入交水城也是他从贵州首次入滇(当时的胜境关属沾益州境)。按照先生习惯,他是一定要在“滇南胜境”关住一两天的,也一定要详记胜境关的历史、地理、气候及风土人情的。胜境关的石虬亭、古驿站以及“滇南胜境”坊上面朗贵州长满青苔(示贵州多雨),而面朝云南的石狮上又覆盖着红土(示云南土红、风大)的奇异景观,先生一定会笔下生花详记其游记中。从胜境关达平夷卫,先生也一定要投宿、采访、考证,也一定要游揽城边的清溪洞,并一定会有精彩的笔录。从平夷卫出发后,先生继续沿东行古道翻越凉水井大山,经过“多盗”的茶花箐过腰站到达白水驿。时白水隶南宁县,有著名的白水驿,又有白水巡检司,为土官巡检流官驿丞(掌驿政,品级未入流)。白水原名泉关,后析“泉”为“白”、“水”二字。这些事情,先生也一定要作日记的。在白水驿住宿一晚,翌日从白水出发,经海子铺(今属沾益乡)进入一马平川的沾益坝子。先生在其“盘江考”中说到南盘之源“后西至交水东,中平开巨坞,.......坞亘南北,不下百里,中皆平畴”,此即指沾曲坝子。先生东南纵贯贵州全境,两个月时间都是艰难地行进在祟山峻岭的大山间,料想自古为蛮荒之地的云南,其山水一定更险恶。哪知过海子铺后翻越几座小山岭却突然出现了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的平原(云南称坝子),这是先生未曾料到的。先生下得山来,踏上平地;跨越南盘江上的太平桥从东门入交水城,投宿交水城富豪龚起潜家,这一段的历程,先生也一定会有精炼的记录。先生是于祟祯十一年五月初九到达亦资孔的,一般情况而言,五月十日住胜境驿,十一、十二两日驻平夷卫,十三日达白水驿,十四日就可到达历史码头交水城了。

  至于先生在交水城游揽了些什么风景各胜,考察了哪些山川河流,采访了些什么民俗风情却无从知晓。但是有两条则是可以肯定会记录在先生游记中的,一是有关珠江(那时还没有珠江这个名称)发源地的问题,这是先生旅行目的的重中之重;另外就是先生到交水城时,因1622年安氏土司设科叛乱占据了沾益城(宣威),流官知州流亡交水后,于1623年筑新交水城,1625年正式移州治于此,以至形成一州两府两城的局面,此重大事件距先生光临时只隔十多年,而交水城刚建好不久,先生是进入了一座刚筑起的新城,这些震动朝野的事件,先生是一定要详细作日记或许还有所感慨。另外还可以肯定两条,一是受到龚起潜的热情接待,再就是龚起潜对先生说珠江发源地不在沾益境内(先生二次入交水城,起潜仍然如是说)。按照先生对大自然山形地貌皆详考精记的特点,先生一定要游沾益州第一胜境“龙华晓钟”以及天生瀑布和仙人洞,当然,九曲十湾绕城而过的南盘江也一定会不止一次地被记录在先生的“滇游日记一”之中。先生在交水城住了多少天,已经无法弄明白了。根据先生第二次入交水城住了五天来看,估计第一次在此停留的时间不会少于五六天。

  先生第一次离开交水城后,沿盘江乘船到达越州下桥。先生在“盘江考”中简略提及“有船南通越州,州在曲靖东南四十里。舟行至州,水西南入石峡中(下桥南至响水坝),悬绝不能上下,乃登陆,十五里,复下舟,南达陆凉州。”之后先生遍游滇中、滇南各地。四个月后的九月初八日,先生又二次回到交水城。

  霞客先生于五月中旬从交水出发从滇中到滇南北返广西(庐西)府趋师宗、罗平进入黄草坝(兴义),又西向亦佐(今富源县亦佐村)县,又转南经今曲靖东山抵越州,兜了一个椭圆形大圈子又回到阔别了四个月的交水城。九月初七日,先生投宿于今独木水库旁的马场。初八日从茨营进入南盘江西岸的温泉。先是,先生还在山上,有夫妇二人告知,山上有盗贼抢劫杀人,请先生勿行,先生还以为是“疑此人欲诳余还宿。”当先生在温泉沐浴时询问有无此事时,有人告诉先生说,果有三人被抢劫一人被砍头时,先生梅恨错怪了山上夫妇。先生洗去旅途汗渍后精神爽快地经过南城(今三宝),从南门入曲靖府城,遇军兵“拥骑如云”,先生只好急避街旁,知府中有事,遂出东门入东山寺(在曲靖城东侧),旋北行过白石江达新桥(今属沾益乡太平村公所,现桥存)。在从新桥去交水城途中遇下大雨,先生无处避雨,弄得满身泥垢。先生从南门入城,经州署前抵达东门街,投宿于第一次到交水城住过的老朋友龚起潜家。先生浑身雨水进入龚家,却不见人影,原来内屋正在演剧,先生自入后楼更衣。

  初九月,先生因旅途疲劳不出楼,边休息边作月记。这天九刀重阳节,起潜接习俗请先生饮菊花酒,先生酒酣而卧。

 

编辑:陈橙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