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7年朱德在呈贡吴家营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8-10-30 17:44:54进入社区来源:昆明日报

朱德在吴家营竹园中与呈贡县基层干部合影。

左起:刘以恭、牛载中、朱德、杨炳乾、刘源。资料图片

  朱德1957年春到呈贡县吴家营村视察(1963年又到吴家营果园视察过一次),今年刚好50年了。为进一步了解视察详情,笔者在建军节八十周年前夕,来到吴家营村,访问了曾经陪同朱德视察的刘源老人。

  刘源今年已80岁,个子不高,虽然年初因病住过医院,但现在恢复尚好。这天他正在村里的老年活动室玩,见我到来,起身领着我去看了当年朱德去过的几处地方,并拍了照。最后在他家新盖的砖混新房里,把他珍藏了50年与朱德在竹园的合影给我看(限于当时条件,照片不太清晰),并幸福地回忆起当时的情景。

  我们见到了总司令

  上世纪50年代中期,全国进入农业合作化高潮,先办互助组、初级社,后又办中级社、高级社。呈贡县的吴家营、王家营、柏枝营和白龙潭四个村也由原来的两个中社和十几个小社合并成立了吴家营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刘源被县委委派为驻该社的工作组组长。

  1957年2月24日这天,阳光明媚,春风拂面。早上10点钟左右,驻社工作组成员正在吃早饭。忽然,呈贡县委副书记刘以恭匆匆走来,把刘源叫出去悄声说:“朱德总司令来了,快把社主任找来我们一起去接待。”社主任雷长寿上水利工地去了,刘源去叫了副主任杨炳乾。他们3人来到村中老粮仓前,只见10多位客人已顺着村中小路过来了,走在前面中间的一位长者,精神矍铄,面容慈祥,步伐稳健,和其他来客一样,穿着一身藏青色中山装。刘源一眼就认出,这就是举世闻名的朱德总司令!朱老总身旁一位穿着军装的是云南省副省长张冲,另一位是呈贡县委书记牛载中。杨炳乾等快步迎上去。牛载中向总司令和副省长介绍了杨炳乾和刘源。总司令微笑着与他们握手。刘源后来说,握着这温暖的巨手,一股暖流涌遍了全身。

  张冲对大家说:“总司令这次到云南,提出要到呈贡农村看看,请你们陪同介绍情况。”他还提议:“先看看你们社的果园。”

  “呈贡宝珠梨很出名嘛”

  春节刚过,正是桃李百花盛开的时节。一行人来到村西北的中山顶果园。从高处举目,只见眼前是一片花的海洋,雪白的梨花,粉红的桃花,一片连一片,把山野大地打扮得五彩缤纷,分外妖娆。总司令高兴地赞叹:“这些果花太好看、太美丽啦!”观赏了一阵,总司令问杨炳乾:“哪些是你们社的?”杨指点着作了介绍。朱德深情地说:“我知道呈贡是个老果区,宝珠梨很出名嘛!水果人人都喜欢,你们要大力发展,供应市场,增加收入。”

  “这么点竹子划给合作社算啦”

当年吴家营高级农业合作社办公地点原址。朱德就在这座老宅堂屋中与呈贡县的基层干部谈话。(门前站的人为刘源)。

  从果园回村的路上,总司令看到村边有个金竹园,说要进去看看。大家爬过一段倒塌的围墙进到园里。老总伸手摸着一棵较粗壮的竹子说:“这棵竹子长得好,这么粗大!”张冲见景生情,招呼呈贡干部:“来,你们呈贡的同志和总司令在这棵竹子前照个像。”总司令站在中间,左起是刘以恭、牛载中、右边是杨炳乾和刘源。大家站好后,张冲看到刘源衣服上面一个钮扣未扣上,叫他快扣。刘源举手扣时,不料摄影师已按动快门,所以照片上刘源双手就定格在胸前了。而刘以恭目光一直盯着总司令慈祥的笑容,竟忘记面对镜头了。

  照完像,总司令问道:“这个竹园有多大?”杨炳乾回答:“有五六亩。”“竹子值钱么?这竹园一年收入有多少?”“一根竹可卖1元钱,收入我也说不清。”总司令想了一下忽然问:“是合作社的吗?”杨回答:“不是”。刘源补充说,“是县上财政科的”。总司令皱了皱眉头:“不对嘛,这么点竹子,划给合作社算啦!”并说,竹子农民很需要,划归社上好管理、好发展。牛载中当即表示:“我们研究一下就划。”不几天,县委果然把全县几个小竹园都划给了当地高级社。

  “我来坐坐合作社的交椅”

  出了竹园,大家来到村中高级社办公地点。这是一座一间两耳的旧民房,因来不及打扫,比较脏乱。大家临时找了几条窄板凳和几张旧矮桌放在堂屋里。总司令随手拉过一条板凳就坐下去。看到板凳既窄又灰,刘源赶紧上楼找了一把已无靠背的旧藤椅来请他坐。总司令笑着大声说:“好!我来坐坐你们合作社的这把交椅。”他的幽默风趣,把大家都逗得笑了起来。

  坐好后,总司令问了办社时间、办社情况、田地、果园面积、总人口及劳动力管理等情况。知道高级社共分成15个小队,每个小队下面又分成几个小组组织生产劳动和进行管理。他点点头说:“这样好。”他还关心地问高级社是群众自愿办的还是强迫办的,叮嘱大家“可不能强迫啊”。

  接着,朱老总又问了稻谷、小春的产量,口粮、分配和水果收入情况。杨炳乾、刘源汇报说,每个社员平均分口粮470市斤,每个劳动日10分工分合0.72元,在全县算中等的。总司令特别问了五保户的情况,知道全社28户五保老人的吃、穿、病都由社里包下来,去年还给每位老人发了61元的生活费。总司令听后点了点头。

  “这是呈贡特产大乌梨”

  刘源在当年与朱总司令合影的竹林前留影。

  这时,一位社员挑来了当地有名的“罗后门(果园地名)大乌梨”(是从果园回村路上刘源安排去挑的)。刘源拣了两个最大的(每个约1公斤)。一位工作人员接去削皮,削开后见果肉是棕褐色的,就放下了,嘴里还说:“这个梨坏了。”总司令听后哈哈大笑:“你不懂,这是呈贡特产大乌梨,味道独特,最好吃啦!”工作人员又拿起梨继续削皮,并划成小块插上牙签。总司令招呼大家来吃,自己也取了一块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接下来,大家边吃梨边谈话。听说这个社去年平均养鸡4只,每天可有3000多个鸡蛋送昆明销售,总司令说:“好,既满足市场需要,又增加了社员收入。”他建议社里集体要养一些鸭子。杨炳乾、刘源汇报到去年全社共养猪300多头、羊250多只、牛186头、马90多匹时,总司令鼓励畜牧业要加快发展,“山东省阳谷县石门宋乡农业社养了两万头猪,你们要学习他们的经验多养一些”,并建议社里要保护好耕牛,有条件要购买一些橡皮轮子的马车搞运输。

  “我们难得来,再多谈谈”

  这时,一位工作人员走到总司令身边低声说:“总司令,时间到了。”总司令摆摆手,“我们难得来,再多谈谈”,又继续问起高级社开展了些什么副业,转业军人的安置情况和供销社的经营、管理和社员分红情况。对供销社,他说既然是农民入股办的,仅靠县上管理不行,要有乡上的人和社员参加监督和管理。

  工作人员再次提醒“时间到了”,但总司令仍不动身。他用略带滇音的四川话说:“到就让它到,我们能和基层同志谈谈心里话很不容易。”他又和社干们谈论起开荒种地、兴修水利的问题。最后,老人家又问起烤烟种植和烟叶烘烤情况,并叫社干部带路,亲自去看了村中的几个烤棚,并说:“以后如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的。”才依依不舍地和社干部握别。

  回忆介绍完后,刘源对我说:我今年有80岁,一生中经历了不少事,很多事由于年纪大了,已无法忆及,但50年前总司令视察这件事却时刻萦绕心中,现在仍然历历在目。总司令那平易近人的谈话,和蔼可亲的笑容,深入调查的精神,关心群众疾苦的作风,一直使我难忘,让我激动。

编辑:冯方印

商讯